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12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修旧如旧的欧洲古建筑

祖宗八辈留下的古老家园,无论如何不能毁在自己这一代人手里。 修旧如旧的欧洲古建筑 ——由此想到济南老火车站的复建 文/许志杰   到欧洲旅行的中国人无不感叹那里古建筑、老建筑物完好无损的保存与修缮。其实,我们可能有所不知,欧洲的古老建筑是世界上受战火摧毁最为严重的。   远的不说,仅发生在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就把欧洲的大多数有名的古城、老城,古建筑、老建筑炸了个稀巴烂。以德国慕尼黑为例,“二战”结束之后整个城市一片废墟,站着的建筑物几乎没有了。战争结束后,慕尼黑开始对受损、被毁的建筑进行复建和修整,20年后,一个崭新的慕尼黑“老城”呈现在世人面前。   很多在“二战”中离开慕尼黑的人再回来,他们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这座慕尼黑城是复建而成的。有的人下了火车,沿着记忆中的小路,找到了自己离开几十年的家门。还有华沙、莫斯科、圣彼得堡、柏林等,无不是战后重建修复的城市。这些城市光芒依旧,并没有因为复建而失去魔力,而被人们所抛弃。   欧洲人的观念是——祖宗八辈留下的古老家园,无论如何不能毁在自己这一代人手里。那不仅是老祖宗留给后人的物质财富,更是一笔传承有序的文化财富和心灵寄托、精神家园。它们在,家就在,灵魂就在,精神就在,一代一代就有永远牵挂在心的那个家。如果因各种原因而被毁坏,是一定要修复如初,完好如初的。   漫漫历史长河中,一座又一座古老的建筑遭受风雨、战争和防不胜防的自然灾害、人为破坏,很难一直巍然矗立,于是,一代又一代人对这些传承数辈的老建筑物的保护,就显得非常重要和迫切了。城市的标志是城市的魂魄,不能灰飞烟灭,那是无数人嵌在心底的永久记忆,那是一个城市前行的灯塔。   于是,我想起了那座已经被拆了二十多年的济南老火车站。 我曾经打过这样一个比方,自从拆了济南火车站(完整的称呼是津浦铁路济南站),济南人的自信程度明显下滑,各种缠绕百姓心头的苦恼纷至沓来,搞得城市与市民灰头土脸,美誉度秒秒蒸发。   爱之深、思之切,时间没有磨掉济南人对于济南老火车站的深刻记忆,岁月也无法洗去早已打在这个城市之上的老站印记。在渐次昏暗的老城时光里,大家开始怀念那个让济南人昂首挺胸、信心百倍,傲视整个亚洲的老火车站。在一城雾霾半城堵的烦恼之中,人们的心头总会燃起一丝幸福的回忆——那是一座多好的车站啊。可惜,好景只在梦里见了。   于是乎,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议题在人们的无尽怀念中被提到济南人的面前。   首先表态,对于复建济南老火车站我举双手赞成,希望能够决定此事的相关部门迅速启动,认真研究复建方案,在保证原汁原味、复建如旧、复建如复活的前提下,尽快进入实质的施工阶段。   早一天复建济南老火车站成功,济南以及热爱济南老火车站的所有人的那颗被冰冻的心就会早一天复苏,进入春天的万紫千红。   据说本已准备开始的复建,因为一些舆论的煎熬和场外因素的左右,又不得不再次搁浅。其实,我注意到了这些来自各方的舆论,他们的善意理应得到尊重。但是,问题的提出和解决不是靠谩骂和愤怒能够解决的。当年拆了是够愚蠢的,然而当年的愚蠢今天已经无法更改。解铃还须系铃人,让失去的重新回来,是解开济南老火车站这个大疙瘩的唯一途径。“一蠢不能再蠢,文物不可复建”,听起来掷地有声,似是颠扑不破,但还是那句老话,谁家屋漏谁知其中之苦,谁家的庄稼被兔子吃了谁心疼,对于思老站难以入眠,视老站如己出的爱站人而言,复建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   况且,复建工程不要说在欧洲屡见不鲜,在中国也绝非空前。从古至今,多少优秀建筑屹立至今不是经历万千变化,百般磨难?远的不说,驰名中外的岳阳楼、滕王阁、黄鹤楼,不就是在一次次的破坏和复建的过程中走到今天,而最近的一次复建其实就在十几二十年前。正是因为有了岳阳楼的重修,才有了千古名篇《岳阳楼记》。   欧洲的老建筑保护之好,看上去皮毛无伤,叫我们羡慕不及,你可曾知道,欧洲有多少古城、古建筑,包括城堡和著名教堂,都是在连天炮火的轰炸之后,重新依样复建的。没有人认为那是一座复建的老城,就怒不可遏鄙视而弃之,没有人因为是战后重建,便大动干戈斥之为假古董,奋起讨伐。   如果按照文物不可复建的理论推测,历经人为的战火、自然的灾害一轮又一轮的洗劫,能够留存至今的真文物,恐怕少之又少,只剩下古希腊、罗马的几块坚不可摧的大石头了吧。   或许有人觉得欧洲的那些老城、古建筑的毁灭,不同于被人为强拆的济南老火车站,战后修复的意义是历史的警示,而济南站修复的是耻辱,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假如我们不再复建济南老火车站,任岁月的流失带走人们的记忆,那么几代人之后,关于济南老火车站的点点滴滴只能在书本上一带而过,如过眼烟云。复建了,一个偌大的实物摆在那里,把那段不堪回首的拆除和艰难的复建过程,真实地刻在一块石碑上,人们在参观、欣赏漂亮济南老火车站的同时,读过此文,了解历史,晓得真相,珍惜当下。时至今日,依然生活在对过去的谴责和议论上,还有多少实际意义呢?   济南当地媒体发起了一个关于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社会舆论调查,结果不知。我的预测是,复建是挡不住的滚滚潮流,复建济南老火车站重拾济南自信,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如再犹豫,将会铸成永远无法弥补的历史遗憾。遗憾不能再遗憾,拆,是历史的遗憾;建,是弥补历史遗憾的唯一方法。有那么多挚爱老站之人,只要科学论证、选好址、精心设计施工,恢复济南老火车站昔日风采不是梦想。   看过电影《大浪淘沙》的人或许还记得,里面那几位山东师范学校的学生,离开济南南下寻找革命队伍的镜头。他们的出发地就是津浦铁路济南火车站,我们熟悉的那个济南老火车站,高耸的站房钟楼,一直目送几位革命青年远去。当年多少有志青年在看了《大浪淘沙》之后,被影片中人物的革命热情所感染,来到济南寻找心中偶像的出发地,装在他们心里的指路明灯就是——济南火车站……   一座城市不能没有凝聚共识的标志性建筑,就像仰望天空那颗最为明亮的星星,那是人们往前赶路的方向和目的地。   上一次我们说到的敦刻尔克,曾经是欧洲大陆与英伦三岛联系的必经之地,曾经因商贸而繁华一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于是就有了“二战”中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战后的敦刻尔克面目全非,这里的人们便开始重建自己的家园,这就是现在的敦刻尔克,一座与战争之前毫无二致的修复之城。没了昔日商贸的繁荣,兵家也不再时常侵扰此地,敦刻尔克的人民坚守着自己的家园,幸福地生活着,代代相传,因为这里是他们熟悉的家,教堂、歌剧院、市政厅,还有那座敦刻尔克人复建的老火车站,依旧车来人往。朝着火车站的那个地方走,就能找到你的家……   我们为什么不能重建济南老火车站呢? 《边走边想》专栏“写在后面的话”—— 我们都需要转身   总感觉时间过得真快,有时还会因此而产生些许的惆怅,甚至莫名的叹息。   其实,这只是我们对时间的一种留恋。如果把留恋慢慢打开,你会发现时间就像一个挂在我们腰间的宝葫芦,里边装着我们逝去的岁月,行走的脚印,有趣的故事。而我,还有密密麻麻的那么多文字——《边走边想》从2013年第8期刊出第一篇《穷家富路》,到本期,居然已经达到了53篇,以每篇2500字算,总字数超过了13万。把每一期的杂志摞在一起,足有30厘米之高,蔚为壮观。人说著作等身,以我不长不短的身材,如此下去是很有希望完成这么宏大的人生目标的。   但是,就像一个前行的人,总要有转身的那一天。《祝你幸福》杂志在经历了自己的无上荣光之后,也需要一个华丽转身,确认一下未来行程的路径,以更加顺利地抵达下一个辉煌的目标。   我也是,几年下来一直在写,虽然每年都会再去一些脚步和文字没有涉足的国家和地区,但也有产生审美疲劳和“江郎才尽”的枯燥感,有时甚至为了写文章而冥思苦想,搜肠刮肚,失去了刚开始时的那种“自然流露”和信笔拈来。给读者带来阅读的不快,在此深表歉意。因此而言,我和《边走边想》同样需要转身,未必华丽,却肯定是与以前不同的。   谢谢先后作为《边走边想》责任编辑的周璇和孙立峰,两位年轻编辑的辛劳和敬业精神,令我感动,每一次给我的鼓励都是边走边想边写的动力。   祝大家幸福,相信《祝你幸福》会一如既往地给所有人带来幸福。或许,过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会再见面,让我们在热烈的拥抱中一起期待吧!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