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11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万 福

黄金易得,福寿难求。 万 福 杨福成   万福是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词语。   现在有据可查的是它出自《诗经》的《小雅·蓼萧》,其中有语:“和鸾雍雍,万福攸同。”另外,《小雅·桑扈》又说:“彼交匪敖,万福来求。”两处都是多福的意思。   万福,是个多福、祝祷之词。   现在物质丰富,几乎想啥有啥,可万福的所指却越来越具体狭义——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黄金易得,福寿难求,身体健康是基础。曾经有无数的人用“10000000000”来比喻人的一生,其中“1”代表健康,各个“0”代表生命中的事业、金钱、地位、权力、快乐、家庭、爱情、房子……纷繁冗杂的“0”充斥了人们的生活,“1”常常被忽略,但“1”一旦失去,所有的浮华喧嚣都将是0。      1   村子要拆迁了,大部分的村民都已经搬走,可他就是不走。村里的领导给他做了好多次工作,都不通。   谁都知道,不走有不走的目的,提这条件提那条件,无非还是为了多要一点钱。   也难怪,他本来家底就薄,为盖房子东借西借真是好不容易,这说拆就拆,给的钱少了肯定不合适。   可人家都搬走了,留在那儿当钉子户也是没着没落的,谁知道抗到最后能不能多给钱呢,要万一不给或者怎么着了,那就更不划算了。   拆迁队进村了,轰隆隆的机器日夜不停地干,三四层的房子盖起来得用一两个月,可拆就快了,用不三两个钟头。   整个村马上就要夷为平地了,有人劝他,身子都掉井里了,耳朵挂不住,别抗了,还是收拾收拾赶紧搬走吧。   不抗怎么行,还没给个说法呢,非得抗到底!   他不听,谁劝都不听。   那天夜里,他喝了点酒,感觉房子在晃。媳妇说不好,房子要塌了。   他说什么房子要塌了,是喝醉了,眼花。   老婆说你喝醉了你眼花,我可没喝醉啊,快跑,房子真的要塌了。   说罢,媳妇就拉着他往屋外跑。没跑出几米,几层的房子就轰地一下塌掉了。   这房子,本来地基就不好,又在上面违章垒了几层,再加上周围没日没夜地轰隆隆施工,不被震塌才怪。   还能给赔钱不?还能多赔钱不?   “赔不赔的,保住命就是有福。”他这样嘟囔着,捡捡废墟上能用的东西装上车,赶紧搬走了。      2   我的一位同学,患癌症已经四年了,每次他到肿瘤医院检查,都要先到后院办公楼前的小花坛坐坐。   他说,那里静谧。几株香樟盖住了大半个花坛,花坛里的杜鹃一年比一年高。   刚入院他很害怕这个地方,并且敌视医生,后来逐渐熟悉了,发现绝大多数医生都是好医生。   开始,他挂的是李医生的专家号,熟悉了,李医生对他说:我周三坐门诊,挂普通号就行,都是我看病,可以便宜点。   再后来,经同学介绍,他认识了周主任。   周主任亦是古道心肠,每次来都给他认真看病,耐心指导用药。去年十一月份,他体能甚弱,周主任让他吃了些香菇菌多糖,身体有了明显改善。   之前,真的没感觉这些穿白大褂的人有多好,接触多了,他发现这些大牌的医生,都是有情怀的。   他说,记得初次见面,周主任便给他吃了定心丸,说他这病没事的,八成可以治愈,他听后心中甚是欢畅。   医生还夸奖他说,都久病成良医了,每天要做什么检查,比职业医生还明了。医生笑,他也笑。他觉得,生病四年来,关心他的人甚众,这是何等的福气。   周主任说,再检查一次,若此次平安,五年后,复发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   检查结果出来了,周主任用微信告诉了他,他马上给家人报了平安,然后,他又坐在了院办公楼前的小花坛边,静静倾听那一朵朵花开的声音。   有了平安的消息,世界是那么的安宁,一切的嘈杂都销声匿迹。      3   在单位门口,一位中年妇女拦住了老赵,问,你在那儿工作?   老赵看看这个妇女,愣了!她双目无神,直呆呆的,衣服也不是那么整洁。   我呀,自己做点小生意。   那妇女一听不愿意了,说你不是老赵吗,你不是在这个楼上办公吗,你怎么说你做小生意呢?   老赵更愣了,尴尬地笑笑说,你这不是知道我在哪里工作吗,还问我。   那妇女说,我是考验考验你,接着又问他,你知道我在哪里上班不?   老赵说,不知道。   那妇女哈哈地笑了,说,告诉你吧,我在国务院上班,国务院……   其实,老赵认识这个妇女,他们就在一个大院住,平时,她说话很和蔼,穿得也干净利索,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老赵不明白。   回到办公室,老赵问同事,周处的媳妇是不是疯了?   同事说,是啊,疯好久了,你不知道吗?   疯好久了?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呀?老赵很吃惊。   你不知道吗,前段时间,老周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单位把他的职务给免了。两口子接受不了,就去找领导,问题没解决,他媳妇想不开,就疯了。   唉!老赵叹口气说,什么处长不处长的,都不如平平安安!   谁不说呢!同事也叹了口气。      4   从前有个笑话,说某人爱吃豆腐,一顿也不能少了豆腐,豆腐就是他的命。   老赫喜欢字画,他说他喜欢字画的程度比那个爱吃豆腐的人还厉害,他说他一天看不到字画就会没了命。   老赫是书画报社的老总,这是他喜欢字画的起因,这个位置也为他收藏字画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所以他家里办公室里都藏了不少名家的作品。   那个时候,正是书画市场的黄金年代,他手里的那些作品都很值钱,不大好的一张四尺的画也得值个万儿八千,名家的那就更贵了,有的几万块钱一平尺,有的则二三十万甚至更贵。   刘画家的作品一平尺值五十万的时候,老赫的儿子正小,还不懂得什么叫字画,也就更不知道这涂了一片黑墨水的东西是什么好玩意儿。   有一天,老赫家来了客人,他拿出了刘画家的画,给客人显摆,说这画画得有多好,这画能值多少多少钱,让客人羡慕得不得了。   显摆完,老赫就把画放在了书桌上。   也许是一时受到了老赫的感染,年幼的儿子突然对那张画起了兴趣。他从书桌上抓到地下,然后撒了泡尿,用手挠巴挠巴,团成一个蛋蛋,又用脚踩了踩。   等老赫发现的时候,那画已经成一地纸浆了。   他刚刚给客人说过,这张画可是值二三百万啊!老赫火冒三丈,气得他脱下皮鞋,一下子抽到了儿子的头上。   就这么一下,他那冰雪聪明的小儿成了一个智障儿。此后的老赫,花了很多钱,跑了很多医院,都没把儿子治好。   如今,头发花白的老赫还是喜欢字画,他每天都希望能收到一幅价值连城的作品,祈望能用这幅作品,换来儿子的好转。      5   和一位微信好友聊天,他说这几天俗务缠身非常烦躁,工作忙不过来,还有几个考察团不断地到访。   我说工作再忙,也得好好保重身体。   说到身体,他就叹口气,说起了他的两个朋友。   一个是一家公司的高管,42岁,他日夜不停地投入到工作中,业绩很突出,深得领导赏识。可媳妇不大乐意,人家都生二孩了,他忙得还没有时间要一孩。   忙不完的工作让他天天喊累,别人都劝他停下来,放松放松,他也知道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可就是停不下来,像是上了弦的钟表一样,不由自己支配。   媳妇也说,咱年轻,慌着挣那么多钱干什么,你看人家那些有孩子的,天天欢欢乐乐的,多好。   他说,现在养个孩子得多少钱啊,上学工作娶妻买房买车……哪样都是大钱,趁年轻不给孩子挣下能行吗,老了再去拉车,咱就拉不动了。   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媳妇也说不过他,只能忧心地看着他忙白忙黑。   终于,这个不知停休的钟表出问题了,到医院一检查,结肠癌,过几天再检查,多发转移,肝上也有了。   他万念俱灰,所有的亲人都为之落泪。   我朋友去陪床,还得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让他放松,可是从没有放松过的他,生命进入倒计时了,又怎么能放松下来?   另一个,也是42岁,也是商界精英,肾衰竭。   朋友说,曾经的他在商界是那么叱咤风云,可如今,躺在病床上是那么的萎靡。   朋友很伤心,说这两个人都是精英,都是他的好朋友,不知道哪一天,也许躺在病床上的就是他了。   我劝他多多保重,并跟他开玩笑说,我们是网友,今生还得见一面呢。   他发个笑脸说,会的,过几天就会把一切放下,给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放个假,去游山玩水,去锻炼身体!      6   有个好身体便是万福,这个话题可能有点沉重,但确实是我们每天所面临的现实。   前几天看国外新闻,说有一人在回家的路上遭人枪击,就像一朵绚丽的花儿遭遇了飞来之石,天都无法告诉你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安排。   有报道说,国人每分钟1人猝死,每年心脏性猝死发病人数超过54万,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在300万以上。看到这个数字,顿觉今天能正常地活着就是一种侥幸。   有什么值得“拼命”去争去夺的呢?有命在,有健康在,有一日一日的平安在,一切才有可能啊。健康平安才是福!   健康平安,万福所系!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