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11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别急着离婚,先坐下聊聊

17年来,寿光市的离婚率首次出现回落。 寿光的婚姻调解—— 别急着离婚,先坐下聊聊 本刊记者/孙立峰 通讯员/郑中华 刘瑞君 程艳琳 摄影/小林 (寿光市妇联) 这里的离婚程序有些不一样   立秋第二天,寿光城里暑热不退。银海路4451号,寿光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大门口,顶着晌午烈日来的人,自然而然分成两拨,一拨喜气洋洋,一拨悲色难掩,都是等不及的,带着“今天必须把手续办完”的决心而来。上三楼,喜的右拐,去结婚,悲的左转,去离婚。   离婚登记处门口,坐着一对母女,看上去已等了有些时候了,母亲擦泪用过的纸巾已攥满了手。还是哭得像个泪人,一手攥着矿泉水瓶,一手握着手机,屏幕是碎的。身边的女儿,六七岁的样子,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抬头,看看路过的人,眼神懵懂而羞涩,让人不能不陡然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寿光市妇联主席崔凤芹看到这对母女,心疼得不得了,赶紧上前一步,“家里出什么事了?”那位母亲抽噎着说:“离婚!他整天说要跟我离,好,离就离,我在这里等着他来离!”   “先别着急,走廊里热,到屋里凉快凉快再慢慢说。”母女俩被让进了旁边的房间。那里有个牌子——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   在寿光,要办离婚手续,不是只要到民政局领个离婚证就算完了,在签订离婚协议之前,要先进“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以下简称“辅导中心”)这个房间,领个号,排会儿队,等辅导中心的调解员叫号调解,调解成了,夫妻双双把家还,调解不成,再继续一步步走离婚程序。   名义上要“排队”“叫号”,实际上,每对来离婚的当事人都不需要等待太长。辅导中心下设8个辅导室,每天有近20位调解员在此等候,为当事人做婚姻危机干预、心理疏导。三两分钟,就会有调解员前来邀请。   辅导中心共有256名调解员,由来自不同行业的志愿者组成,共分为14个组,每周二、三、四——民政局办理离婚的日子——来离婚登记处轮流值班。 看上去离定了,其实夫妻双方内心都有不舍   8月8日这天,轮到8组。几乎一整天,组长李新民都面朝外、稳稳地坐在辅导中心室的最里面,两个手臂紧紧压着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是《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   调解不成,调解员就会来领一张《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发给当事人,进入正式离婚程序。每次从袋子里往外抽一张,李新民的心就被揪一把,“唉,又离了一对。能不离还是不离的好,一对夫妻离婚,伤三代人的心,自己伤心,老人伤心,孩子伤心。我们这是在争分夺秒地挽救婚姻啊。”   每次值班,也有很多开心的时刻,那就是组员来向他报喜的时候。门一开,调解员满面春风,一声响亮的合掌,“又和了一对!”一个喜讯,调动起一屋子人的情绪,“唰”地都站起来,鼓掌,是打心底里高兴。   对有些当事人来说,本是万念俱灰而来,却在一两个小时之后,又重新燃起共同生活的新希望,走出离婚登记处时,对调解员千恩万谢,打心底里感激。   调解员李海梅挽救过不少这样的婚姻。   8月10日,临近中午,忙了一上午的李海梅正想靠到沙发上稍稍休息一下,突然听到走廊里一个男人怒吼:“赶紧离!一天都不想看到你!”又一个女人回道:“你还以为我有多想见到你!”女人呜呜哭了起来。   “估计又是冲动型离婚的。”李海梅不紧不慢地拉开门,柔声细语地邀请夫妻俩到第五调解室坐下聊聊。   一排沙发,对面是几把木椅,妻子坐在沙发上,丈夫离得远远的,坐在最右边的一把椅子上,扭着身子不看妻子,太阳穴上青筋暴起。   妻子还在抽咽。“哭什么哭!”丈夫突然扭过身子吼道,吓得李海梅一哆嗦。   “我什么都不要,离吧,只要离了就行。孩子、房子,都归他。”妻子边哭边说。   “走!永远都不要见到你!你也别想再见到孩子!”丈夫每一个字都是吼出来的。看上去,这婚是非离不可了,似乎俩人连一分钟的夫妻缘分也不想续了。   李海梅没说话,她也插不进去话。她只是静静地观察着。   妻子穿着一件漂亮的旗袍,即便今天离婚,也把自己收拾得很是优雅,“这是一个希望好好过生活的女人。”李海梅心想。   摸摸她的手,李海梅一惊,指肚上全是老茧,指头已经变形了。“她在家干了多少活儿啊,她肯定有很多委屈。”李海梅想听她诉诉苦。   让丈夫在旁边是不可能的,李海梅托付一位调解员把丈夫换到另一个房间聊聊。她希望妻子能尽情说说自己的委屈。   其实俩人的感情基础还是很深厚的。当初结婚时,父母不愿意,妻子冒着跟家人闹掰的风险嫁了过来。小两口白手起家,如今小洋房盖起来了,轿车有了,孩子也上学了。但妻子一直受不了丈夫的暴脾气,倒是从来没动过她一手指头,但动不动就发火,嗓门高得吓人,一吵架就说狠的,“过不到一起就离婚!”这天早上又吵架,又嚷嚷这句,妻子抓起结婚证就奔民政局来了。   俩人哪是真的想离,不过是话赶话,气头上谁都不服软,前脚离了,气泄了,后脚就后悔了。李海梅握着妻子的手,让她痛痛快快地哭了十来分钟,气消了。   再单独跟丈夫聊时,这一方还是目赤面白,随时准备再发一场火。李海梅不急不躁,从他跟妻子相识开始聊,俩人的恩爱,俩人的不易,轻柔的话语像淋淋细雨一般,把丈夫心头的怒火一点一点浇灭了,脸上紧绷的肌肉渐渐松了下来。   “你看你的名字,多好,当初你的父辈给你这样的名字肯定是有很高期望的,希望你能照顾好家,做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对吗?”   丈夫第一次咧嘴笑了。   “以后跟你爱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试着把声音放低一些,心平气和一些?”   他点了点头。   送两口子出门时,丈夫回头,说:“给你们添麻烦了。”面带些许愧色。在不愤怒时,在外面,也是个谦谦君子吧,要不当初妻子怎么能看上他呢?   这种在冲动时下错误决定的离婚案例有很多,不是每对夫妻都能像刚才那对一样幸运,关键时候有人拉他们一把。 如此高的离婚率,是该想想办法了   寿光市关工委主任王茂兴清楚记得当地报纸上曾报道过一个离婚案例,让人唏嘘。   两口子吵了一架,就离婚了。领到离婚证,丈夫就后悔了,当时硬撑着不说,一年后实在憋不住了,想念前妻,想念孩子,想再续前缘,却发现人家再婚了,悔青了肠子也挽回不了了。   “其实很多来离婚的还是希望能在门口被人拉一拉,不是全部,但至少有一部分。”王茂兴关注寿光市的离婚问题很久了。   他曾从寿光市民政局要来数据,绘制了一张2000~2016年17年间寿光市的离婚趋势图。图表显示,离婚数从2000年的每年不到200对,到2016年的1600多对,逐年上升,而且增长趋势是越来越快,令人震惊。   这不是寿光一市独有的现象。   虽然有分析认为,离婚率的增长与社会舆论和个人观念的多元开放有关,但高离婚率所带来的社会问题,还是引起了相关专家的重视。有研究表明,高离婚率对夫妻双方、子女和社会和谐稳定都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作为关工委主任,王茂兴是从关心青少年这个角度出发,关注寿光市的离婚增长现象的。   王茂兴去年到潍北监狱做了专项调研,发现犯罪青少年中有三成是父母离异的,而民政局的资料显示,在离婚夫妻中,有95%以上都有孩子。“离婚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有多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可想而知。”   在寿光,跟王茂兴一样关注离婚率的还有一位,就是寿光市妇联主席崔凤芹。她做妇女儿童维权工作20多年,对于离婚给妇女儿童和整个家庭带来的诸多伤害问题也是焦急万分。要采取措施,降低离婚率,对此,俩人不谋而合。   寿光市妇联、市关工委联合市民政局,做过婚前教育的尝试,从年轻人成家前培训引导,打预防针,虽然现在依旧在做,但效果不够理想,因为许多人觉得婚姻是自己的事,无师自通,不来上课。   他们做了大量调研,结合妇联接访的经验和离婚现状,研究了新方案——从离婚登记处拦截一下,给要离婚的当事人做个调解、劝导。   在全国没找到成熟的经验借鉴,但他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要调解,得需要工作人员,每天来那么多离婚的,得需要几十口子人值班,哪个部门都拿不出那么多资金。这时,妇联的优势就更大地发挥出来了。   不只在寿光,在齐鲁大地上,活跃着一支支巾帼志愿者队伍。这支队伍于2012年8月,注册成立山东省巾帼志愿者协会,以“立足社区、面向家庭、见诸日常、细致入微”的巾帼志愿服务宗旨,打造“邻里守望·姐妹相助”主题志愿服务品牌。43万多巾帼志愿者,目标是共同的——奉献社会,弘扬新风。   妇联发动起当地的巾帼志愿者,同时与关工委在当地报纸上发了招募广告,第二天报名的就达80多人。   2017年1月8日,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由寿光市妇联、市关工委、市民政局联合成立。市妇联将婚姻辅导作为一项重要工作纳入议事日程,把辅导中心作为她们了解基础、服务家庭、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重要窗口,组织全员参加,主席、副主席带头值班。   实践证明,寿光在控制离婚率升高方面做的尝试是可行的。截至6月底,前来提出离婚的夫妻1050对,经调解,劝和337对,暂缓离婚的114对。17年来,寿光市的离婚率首次出现回落。 不是劝阻离婚,而是给当事人创造一个冷静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做婚姻辅导工作,都是遵法而行,对当事人所做的工作是调解、辅导,而非阻止,只是给当事人在下人生重要决定前创造一个冷静条件。   曾有不少离婚当事人来了就嚷嚷:“你快拿表来,快让我赶紧离了。”有经验的调解员不会被这种表象带着情绪激动起来,“一般情况下,这种情绪高涨的,是容易劝和的。”调解员崔月霞说。   作为辅导中心的金牌调解员,崔月霞做调解工作很有一套。“当事人来了,先发个号牌,让他们等等,这种在陌生环境中的等待对当事人恢复冷静是奏效的。等进了调解室,要细心留意他们的表现,双方都很悲痛的,说明心有不甘,容易调解。双方都很平和的,说明早就考虑好了,不易调解。调解时,要耐心倾听当事人的倾诉,然后再诚恳地跟他们交谈。最后,当事人都冷静下来了,我们坚持以当事人的幸福指数为标准,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回家好好过日子,还是得离。”   这套调解方法被总结为“一分二看三问四调节五坚持六跟踪调解法”,不少当事人从中受益,他们没有因为离婚自轻自贱,自以为是“人生失败者”,反而在这里获得了理解、接受了教育,获得了重新过好生活的勇气和能力。   辅导中心为当事人创造的冷静期,给当事人以一种力量,让他们看清现状,走出人生泥淖,挽救了太多婚姻。甚至有当事人觉得做这样的工作很有意义,不但没离婚,反而报名成为了辅导中心的志愿者。这名志愿者说:“在婚姻问题里煎熬了很久,始终没找到出路,不得不选择离婚。但内心还是希望有个人能帮我改变那种糟糕的状态,挽留住婚姻。令我欣喜的是,当我走进离婚登记处时,有那样一群热心的大姐帮我梳理问题,给我力量去相信人性本善,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真幸运,现在我也能尽一份微薄之力,去帮那些处于困扰中的人。” “经典”调解员   辅导中心有个微信群,名叫“幸福家庭”,整个志愿者团队经常在里面互相交流调解经验,这是团队成长的一种方式。仅半年多的时间,辅导中心已形成了“诉听点切和调解法”“以柔克刚”“点石成金”等行之有效的调解方法。   李海梅,本职是当地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她在团队中也属于有经验、有能力的金牌调解员。她经常给当事人讲“游泳与游泳池”的道理——一个人如果不会游泳,他怪游泳池不好,想换个游泳池,结果还是不会游泳。这就跟婚姻一样,一个人在这段婚姻里,没有学会夫妻相处之道,以为离了再找一个就好了,结果却是把老问题带入一段新感情中,所以说要珍重初婚。   作为一名传统文化节目主持人的李海梅,同时也是寿光市妇联兼职妇联干部和传统文化讲师团的讲师,她更多时候会利用自身优势,从《论语》《孟子》《老子》等经典中找故事,讲给当事人听。   曾有一名当事人总说妻子这里不好,那里不对,一定要离婚。当事人姓孟,于是李海梅讲了一个关于孟子的故事,出自《韩诗外传》。   有一天,孟子回家看见妻子独自一人在屋里,伸开两腿坐着。孟子很不高兴,转头对母亲说:“我的妻子不讲礼仪,请允许我休了她。”孟母问了来龙去脉,于是教训儿子:“这是你自己不讲礼仪,而不是你妻子。《礼记》上说,将要进屋的时候,先问屋中有谁在里面;将要进入厅堂的时候,必须先高声传扬,让里面的人知道;将进屋的时候,必须眼往下看,防止里面的人没做好准备。现在你到妻子闲居休息的地方,进屋没有声响,所以才看到了她两腿伸开坐着的样子。孟子认识到自己错了,不该只盯着妻子的不是,而应该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这个故事给当事人很大触动。“这就是经典的力量,有些夫妻过不到一起去,是因为‘道’错了。传统文化能给他们一个指南针,找到正确的方向。”   中国社科院儒学中心副主任赵法生,对辅导中心依托传统文化做婚姻辅导的做法赞赏有加:“寿光这个探索非常有意义,把离婚前的危机干预做得很扎实。如果能把这一工作与乡村制度化、常态化的传统国学传播结合起来,就一定会阻止离婚率上升势头。” 有些离婚,是绝对不能劝和的   辅导中心共有14个小组,不管哪个小组值班,当天下午工作结束后的小组会是必须要开的,大伙儿互相取经,共同成长。   8月9日,这天是寿光市妇联主席崔凤芹带领小组值班,下午5点,小组会在第八调解室召开。   当日前来离婚的16对,劝和5对,待定5对,协议离婚6对。开会时,有组员很沮丧,因为自己参与的案例没能劝和。   来自寿光市人民医院的许乐梅,却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不该刻意追求劝和率,通过我们的调解、交流,让他们找到今后如何经营婚姻的路,让他们的人生幸福起来,社会和谐起来,才是我们的目的。”   崔凤芹赞同这一看法,她也在不时提醒组员,不要刻意求和,有的其实是铁定要离的,“比如有的当事人,年纪都很大了,感情有问题已经多年了,沉疴难治,离了才是对双方的解脱。”   对《婚姻法》中规定的“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等,辅导中心要求调解员不劝和。   尤其是家暴,崔凤芹特别留意。   8月9日上午8点半,正在开着小组调度会,崔凤芹听到走廊里一阵骚动,“有人晕倒了,快救人。”是一名中年妇女,倒在了第五辅导室门口。   多亏志愿者中有来自医院的护士,采取了及时的急救措施,中年妇女缓了过来。一清醒,这名妇女就嚎啕大哭起来。她是一个人来的,今天只是来打听打听离婚登记处周几上班,好再来时保证把婚离掉。她受不了丈夫的毒打了,想赶紧离婚。刚才晕倒,是因为被丈夫打得身体出了毛病,也是因为想想自己这么多年为家庭的付出,心里憋闷。   是家暴!接待她的调解员感觉自己处理不了,转介给了组长崔凤芹。   “我是寿光市妇联主席,就是专门为咱妇女说话办事的。你有什么委屈,需要我帮你做什么,都说出来,别怕。”   崔凤芹一句简洁的保证,打开了她的话匣子。   “他打我,打了快30年了。最厉害的一次,把我打得胸部的骨头都断了。住了院,医生诊断有肺出血,他怕花钱,说我是装的,硬生生把我从病床上拉回了家。后来多亏我儿子又带我去看病,这命才算保了下来,但我现在一爬楼就肺疼,喘不上气来。   “刚结婚时,还没打。生了第一孩子,是女孩,就开始打。他爱喝酒,一喝酒就打我,在外面不开心了,回到家也打我。我们白手起家,我一个人种两个大棚,还伺候着婆婆,他还是看我不顺眼,生了儿子后,也没见他高兴,还是继续打我。亲戚朋友都不敢来说和,谁来他骂谁,跑人家家门口骂,骂完回家打我打得更厉害。我去外面打工,他追到厂子里打,别人来拉,他举着结婚证说:‘她是我老婆,我打她不犯法。’   “我现在满脑子只想着赶紧跟他离婚,离了婚我就自由了,他就不敢打我了。离婚我啥也不要。我种了二十多年大棚,赚的四十多万,都在他手里,我也不要了。我自由了,可以去工厂打工赚钱养活自己。以前他老骂我又丑又无能,我真的以为是这样,不敢离婚,怕离了饿死街头。这两年,我在外面打工,发现不种大棚我也能养活自己,而且外面有很多好人,都对我笑脸相迎。   “以前不离婚,不报警,是因为孩子,怕影响孩子上学,现在孩子大了,我该过自己的日子了……”   两个多小时,她一直在说。崔凤芹耐心地听着,“受家暴妇女内心有太多苦,让她们诉一诉,她们心里会好受些。”   渐渐的,她不再哭,声音小了下来。“你很能干,一心一意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是个好女人。你丈夫喝了酒就打人,这是一种病。而且打老婆是犯法的。”崔凤芹想要来她丈夫的电话,叫他来民政局。一听到这句话,中年妇女“噗通”一声跪下了,“求你,千万别,他知道我来这里会打死我的。”她是真的被打怕了,心里留下多少阴影,我们外人无法想象。   寿光市妇联与市民政局合办了一处反家暴庇护所,崔凤芹询问她愿不愿意去那里住一段时间,她还是害怕被丈夫找到,而且她有自己的想法,她确定好哪天可以来离婚,让她自己的哥哥带着她来,这样就不会挨打了。   虽然看得出这是一名有主意、有能力的女人,崔凤芹还是不放心,送她出门前,又嘱咐了几句:“你要保护好自己,离婚前这段时间再碰到你丈夫,要想办法把打人的工具藏起来,别激怒他。你得保证自己手里有钱,打工赚的钱不要存到一张卡上。你离婚时,妇联会为你申请法律援助,为你争取权益。别怕,有事找妇联,咱娘家人为你撑腰。”   崔凤芹把妇联的电话留在了她手机上,还细心地为其取了个别名,防止被她丈夫查到。   送走了她,崔凤芹又嘱咐组员:“这一位再来时,立即帮她办理离婚手续。” 一堂重要的婚姻课   该离的,不调解,不该离的,调解但不阻止,即便离了,也要给当事人上一堂婚姻课。这是寿光市婚姻辅导中心这大半年来在做的。   因为现在禁忌少了,牵绊少了,既没有亲情的约束,也没有舆论的压力,冲动离婚的越来越多,有不少年轻人离了婚,父母都不知道,“闪婚”“闪离”,很多人把婚姻当儿戏,而离婚却并非换个证那么简单,有很多夫妻因为离婚而对婚姻产生恐惧、厌恶心理,而事实上,这些歧路本可以避免,如果当事人对婚姻有正确的认知。   美国婚姻问题专家温格·朱利说:“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想法。”这是最真实的婚姻状态,只可惜大多数夫妻,没能跨过这个坎。也许第一次吵架的时候,就失去了耐心,一口咬定身边的这个人,不合适,随之冷淡、疏远,甚至离婚,后悔结婚。最懂人情的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欲获得美满的婚姻,只需具有那种对于人类的缺点加以宽恕的友谊便够。”   这堂婚姻课,本来安排在结婚领证时,可当时都嫌麻烦,如今在离婚登记处补上了,也不晚。   “目前看来,我们寿光这种发动志愿者做离婚调解,以降低居高不下的离婚率的做法是成功的,整体框架建构是对的,尽管可能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如果能把寿光的经验推广出去,那对整个社会、对千万家庭,都是极有益处的。”崔凤芹对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未来的发展满怀信心。   8月,山东省妇联主席张惠到寿光调研,称赞寿光妇联在婚姻辅导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开辟了一条维护家庭和社会和谐稳定的新路径;希望寿光妇联要把婚姻辅导的实践经验进一步总结提炼,制定标准,明确流程,逐步上升到理论层面,认真加以推广。   如今,寿光市婚姻家庭辅导中心团队更是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他们相信——道选对了,走不错。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