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10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辛兴芬家庭:6口小家与200人大家

她曾受到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的亲切接见,她的家庭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 辛兴芬家庭:6口小家与200人大家 口述/辛兴芬 整理/东晗   我们家有6口人,四世同堂。和许多家庭一样,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着最普通的日子,和许多家庭不一样,我们一家人“照顾”着一家有200名职工的服装厂——日照市莒县福利服装厂。 临危受命当厂长   1995年,莒县水利局下属的莒县福利服装厂濒临破产,厂里只剩下12名工人,其中6名是残疾人,没活干,也发不出工资。在全局职工大会上,局里宣布让我去当厂长,我大吃一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更没自信把这个小厂搞活。我不愿去,局长说,共产党员必须听从按排,哪里有困难必须哪里去。从此,我带着12名工人开始了白手起家的艰苦创业。   家里的积蓄用来买设备,借亲戚的钱给工人发工资。最难的是找订单,比登天还难。我们在服装界没什么名气,厂子又小,别人都不看好我们。我去青岛接订单,早上坐最早的一班长途车,晚上若赶不上最后一班回程车,就在候车室坐一宿,包里装着从家里带的干粮,饿了就啃几口。一趟趟地跑,终于以低价赢得第一批订单。我们的工人没的说,活儿干得好,顾客收到货一看,很吃惊,没想到我们的质量这么好。   这么的,局面渐渐打开了。有活干了,四面八方的工人纷纷来报名,当年年底,工人就达到了近200名,其中残疾人就有145名。倒不是我们专招残疾人,而是人们听说我们厂可以接受残疾人,就把孩子往这里送。有些孩子十来岁就被送到了我这里,都是我拉扯大的,培养出来的。   刚开始我不会手语,遇到刚从农村出来没上过学的,就犯愁。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沟通。他们中有一些,心理特别脆弱敏感,行为偏激。我只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去温暖他们。   那时厂里条件差,只有几间破屋,工人们没有床住,残疾孩子又越来越多,我就给他们打地铺。几十个人,睡在一个地铺上,光打仗。有些孩子不懂得讲卫生,鞋里垫麦草,脚汗把麦草浸得滴水,臭得屋里进不去人。我就每晩每晚一双双地把他们鞋里的臭草挖出来,教他们用碎布缝鞋垫。慢慢地,他们从缝鞋垫学会了缝衣服。   有的孩子,来的时候连地都不会扫,我手把手地教她们。有些女孩子,不懂生理卫生,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我也教他们。那些肢体残疾的孩子,特别是小儿麻痹症患者,连上厕所都很难,我就单独给她们安排了解手的地方,只要不出差,我天天给她们打扫收拾。   有两个女孩,从小就站不起来,一个爬行,一个蹲行,当时厂里很多人都说不能收,收了只会添累赘。可是看到两个孩子可怜的样子,他们家人的泪光,我实在狠不下心,就把她们收下了。那时车间在楼上,她们上不去,我就把办公室倒出来安上小矮桌、小板凳,把衣服从楼上抱下来,让她们剪线毛、学验活儿。我给她们洗澡、洗衣服、打水送饭,她们说,辛厂长比俺娘对俺还好。她们从此叫我“辛妈妈”,越来越多的孩子这么叫。起初我听了,偷偷抹泪,说不出心里啥滋味。 “妈妈”的心   这些残疾孩子,自尊心很强,也都心灵手巧,发了工资,他们会高兴地告诉(通知)父母。第一次领工资,说的话都差不多:你们不用为我愁了,我能挣钱了,能养活自己了,能给家里还债了。   他们的父母都很高兴,说我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话我当不起,孩子们都是好孩子,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平台和比对普通孩子多一点的耐心。   每年春节前后,外贸订单很少,厂里没活干,也不敢放假。因为聋哑人听不见,有的也不懂交通规则,外出经常出车祸。为了不让他们出去,厂里就不停工,做一些棉祆和棉被。消防部门不让把这样的易燃品堆放在库房里,我们就联系工会组织和民政部门,把这些棉衣棉送去救助贫困职工和五保老人。   二十多年了,在我身边长大成才的残疾人有几百个,他们在里学会了技术,学会了做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孩子长大了,得成个家呀。到了结婚年龄,我就东奔西走地给他们介绍对象。到现在,经我牵线喜结良缘的残疾职工已经有55对了。他们都在厂里结婚生子。最近结婚的这三对,没有婚房,我公公就主动把他住的房子腾了出来,搬到了老屋。我给他们布置婚房,刷墙,挂窗帘,做新被窝,铺床单,一点一点都是我亲手做的,忙了好几个晚上没睡觉。但心里是高兴的。他们成了家,我高兴,也放心了。   孩子们对我也真是好。平常,我等他们下班回宿舍后,再回车间打扫卫生。他们老远看见车间里有灯光,知道我在那里,就再跑回来帮我,夺我手中的扫帚,让我去休息。   他们的孩子放了学,看见我就扑到我的怀里,叫我奶奶。我心里每次都热热的,跟见着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看到这些健康可爱的孩子,心里充满了希望,觉得做的一切,都值!很满足,很自豪。   有的职工在厂里学会了技术、学会了管理,我们就支持他们回家乡创业,建厂,带领家乡的困难群体脱贫。他们过上了好日子,也积极地帮助残疾人。比如段存德,他是孤儿,从小在厂里长大,学会了技术也成了家。他回到家乡办起了服装厂,还专门开了个扶贫车间,帮扶残疾人和困难职工,成了一名优秀的志愿者。对我而言,他们是我最大的希望——   2006年,我就已到了退休年龄。厂里的残疾职工听说我要退休,都哭着来找我,让我不要退,家长们给我下跪,求我不要不管这些孩子。我很感动。很多人都叫我们这里“哑巴窝”,不愿来我们这里干活儿,没人来干的话,谁照顾他们呢?我就一直干到了现在,期望早点等到接班人。 小家与大家   厂里残疾人多,发生事故的情况也多,尤其是交通事故。这是最煎熬的事。我最怕的就是半夜电话玲响,那准是残疾人出事了,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不会开车,以往都是叫醒儿子或女儿,带我去医院,现在则是丈夫马上穿衣下床出门。丈夫是退休后学会开车的,为的就是给我当好工作的“副手”。以前,厂里有点什么事,都是孩子们开车送我、帮我,后来孩子们上班了、结婚了,保不齐有个什么事绊住了,不能及时赶过来,丈夫就去学了开车。   在医院,有时连续几夜捞不着睡觉,悬着一颗心,晕倒在他们病床前。我母亲在世的时侯,看我忙得不可开交,心疼得了不得,主动来帮我照顾婆婆,每日三餐给婆婆做饭、喂饭,给她洗头洗脚。有残疾人住院时,她也争着帮我在医院照看。可没想到,2006年4月29日,母亲在医院照看住院的3个聋哑人时,突发心梗,离开了人世。我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母亲帮我照顾了十多年老人和残疾人,我却连一碗水也没端给过她,这是我终生的遗憾。   现在,孩子们都很懂事。每逢节假日,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会聚到我这里,帮我照顾老人,照料厂里的残疾人,小孙子还将积攒的零花钱捐给残疾职工。   当年,我嫁到这个家里时,是四世同堂,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仍然是四世同堂。婆婆虽然眼睛不大好,全靠人照顾,但活到102岁寿终正寝;年近百岁的公公大小便失禁,冬天我给他准备四条棉裤,每天晚上给他换洗,身上从没有过异味,身体也不错。   这是小日子的安稳和幸福。我盼着,厂里的每个职工也能有这样和乐的日子。   厂里的残疾职工一日三餐免费,住在厂里宿舍的残疾职工家庭,水电费也是全免。过年过节,很多残疾职工不回家,有的是因为没有亲人,那我们的小家就是他们的“娘家”,有的是因为和父母关系不好,我们就用制度引导他:过年过节必须回家,发了工资得孝敬父母,孝敬父母关心妻儿的,奖励!   人心都是肉长的,来来回回间,他们和父母和家人的关系就都好起来了。有的家长和我开玩笑:辛大姐,你是用什么药把他们喂的呀?其实,哪里是什么药?不过是一颗心,一颗软软的心,将心比心的心。   这些年,我本人和我的家庭都获得不少荣誉,这些荣誉太重了。于小家、于大家,于个人、与社会,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就像当年局长说的,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哪里有困难必须往哪里去,并且,必须把事情干好!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