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10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喜福会:姐妹淘和她们的女儿

母亲让女儿懂得了:既使在柴米油盐里,也有感情生活的温暖。 喜福会:姐妹淘和她们的女儿 文/韩青   美国著名华裔女作家谭恩美的长篇小说《喜福会》,1989年甫一问世,即连续9个多月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名列当年的美国四大畅销书之一,出版第二年起陆续获得洛杉矶图书奖、全美图书奖、全美图书评论家奖、海湾区图书评论小说奖以及英联邦俱乐部金奖等多个文学大奖。   1993年初,到美国执导的香港导演王颖把它改编为同名电影,成功晋身好莱坞,创下票房佳绩,也拓展了谭恩美的文学声誉,使其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少数族裔代表性作家。   通常三个女人一台戏,就够热闹的了,《喜福会》里则有四对母女,再捆绑上两个外婆,这么一部有十个女人来来往往的大银幕故事,真是热闹非常。这部电影,除了经常被当作英语听力练习教材,也常被拿来写硕士和博士论文,研究女人在不同文化境遇里的自我文化身份认知。鉴于这部电影对小说原著的高度忠诚,所以,王颖的男导演身份可以忽略不计,它是女性文学和女性题材电影的范本。   喜福会,是四个移民美国的女人相约打麻将的聚会名。   影片开场,李素媛去世不久,女儿金梅坐在母亲先前的位置,陪着母亲的姐妹淘(意为闺中密友)林多、莺莺和安美三个人搓麻将。她们身世不同,性格迥异,背后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奋斗史,而各家女儿的成长史,也都和母亲爱怨纠结、一言难尽。在金梅眼中,她们既是最好的朋友,也是主要的敌人,而彼此用来较量的武器,就是自家女儿。   最争强好胜的林多,四岁时就订了婚事,自此她母亲总用一种克制隐忍的感情对待她,因为母亲觉得她“已经是别人家的人”。去婆家前,母亲告诉她:“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谁。”   洞房花烛夜,她发现丈夫还是个小男孩,且正值喜欢恶作剧的淘气年纪,一见面就拿蜥蜴吓唬她。婆婆急于抱孙,却不能如愿,于是林多三天两头被责打。无意间,林多获知女仆跟车夫相好怀了孕,她便设计让那女仆当上了正房大太太,换取自己出走上海,再远赴美国。   然而,强悍精明的林多在自己女儿薇莉面前,却常常无计可施。薇莉完全遗传母亲的性情,从小就在努力讨母亲欢心和挣脱母亲掌控之间激烈摇摆,一边骄傲地认为母亲有些观念落伍,一边又愧怍于母亲对自己的不满和失望。   她的第一次婚姻,依着母亲心意找了个中国女婿,没多久婚姻即宣告失败。眼下,她正跟一个老外热恋同居,准备婚礼,但母亲对洋女婿的冷漠挑剔,让薇莉如芒在背,惴惴不安。   婚礼前,母女冲突再起,并挑明了多年前的母女心结。母亲说:“我在意你才挑剔你。”女儿破涕而笑:“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大的主宰力量。”林多的真正用心,是要薇莉懂得当年自己母亲的告诫:别忘记自己是谁。   少语寡言的莺莺,十六岁情窦初开时,爱上了一个纨绔子弟,不久奉子成婚。婚后,丈夫露出狰狞嘴脸,莺莺在心情抑郁精神恍惚之际,溺死了孩子,这成为她永难忘记的噩梦。   之后她辗转到美国,再次结婚生下女儿李娜。李娜却像是正在重蹈母亲命运的覆辙。她嫁给自己的上司,两人是AA制夫妻,一切生活费用均摊,虽然丈夫赚的有李娜的七倍之多,却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吝啬鬼,处处斤斤计较占便宜。   莺莺去女儿家探视,一眼就看出了这桩婚姻的破败飘摇。莺莺想到自己挥之不去的创痛——就因为懦弱地沉溺在一个崩溃的婚姻里天天以泪洗面,才让她失去了心爱的孩子。   站在女儿家厨房里,莺莺问:“你想在婚姻里要什么?”女儿回答:“尊重、温柔与爱。”莺莺决绝地告诉女儿:“那么,除非他能给你,否则离开他。”她让女儿懂得了,既使在柴米油盐里,也有感情生活的温暖。   优雅的安美,更是身世曲折。她年幼时就和母亲分离,跟着外婆。后来外婆病重,母亲回来割掉了自己手臂上的一块肉。按当地乡俗,割自己的肉给重病亲人炖汤吃,就能逢恶化吉。可外婆还是死了,安美也随母亲离去。   原来,安美父亲早年过世,她母亲去庙里烧香,被大户人家吴清看中。吴清故意让二姨太约她打牌,趁机强暴了她,且怀上了身孕。如此遭遇,却被责骂不守妇道,婆家娘家都将她逐出家门。她只好当了吴清的四姨太,生下的男孩还被二姨太夺去。母亲唯一的眷恋是安美,于是决意吞食鸦片,以死要挟吴清善待安美。   如今,安美万万没有想到,当年母亲的隐忍卑微,会在自己女儿露丝身上重现。露丝与男友初识时,因独立与自尊,深深吸引着对方,两人很快谈婚论嫁,步入婚姻。婆家是出版业巨头,婚后丈夫陷入繁忙商务,她则亦步亦趋做贤妻,全然放弃自我。渐渐地,两人变得相对无言。后来,丈夫有了外遇,双方协议离婚卖房子。   一天,安美看着女儿神情低落地做蛋糕,而且是那种只要对方喜欢自己绝不会吃一口的蛋糕。安美大为震惊,母亲用性命换得的尊严,自己女儿何以竟如此轻易地拱手让出。外婆的悲剧让感慨万千的露丝喊出自己的心声,后来,她挽回了自己的婚姻。   老姐妹们时常聚在金梅家,她们筹划着为金梅的母亲李素媛完成一个心愿。   抗战时,李素媛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逃往重庆,路上身染重疾,担心自己倒在孩子身旁,没人会收留俩孩子,她便把随身财物和字条留在襁褓中,请好心人把她们送到重庆孩子的父亲处。她将孩子放在路边一棵大树下,洒泪离去。不料她后来获救,而俩孩子从此下落不明。   她再婚生下金梅,把对那双胞胎的各种期望也都放在了金梅身上,这让金梅备感压力。金梅自视是个平凡小孩,跟别人家的孩子相比,尤其是跟林多阿姨家的薇莉比,她从小到大都不能替妈妈争口气。   金梅沮丧地对母亲说:“你每一个希望都伤害我,因为我达不到。”李素媛回答女儿:“但我看得见你。你善良,这是你的风格,我看得见你的心。”   母亲过世后,金梅发现阿姨们远比自己了解母亲,她们竟然帮母亲找到了那对双胞胎,并且要让金梅去代妈妈完成和姐姐们的团圆。临行前,父亲交给她一根天鹅羽毛,那是母亲留下的希望、爱和祝福。   影片最后,金梅来到中国,把这母亲的心愿送给了姐姐。这根轻盈柔软的天鹅羽毛,几经漂洋过海,象征着几代女性温柔而坚韧的心灵成长。   对于时长两个小时的电影来说,《喜福会》的人物与情节有些拥挤了,但演员阵容很强大,周采芹、卢燕、温明娜、邬君梅、奚美娟、俞飞鸿、赵家玲等大咖的演技,在视觉上化解掉不少叙事节奏上的局促感。著名导演吴天明出演了片中最大反派人物吴清,似乎隐现着二十多年前中国电影人在好莱坞打酱油的路人状。   而好莱坞对遥远东方的想象,在姨太太、童养媳、割肉救母、鬼魂诅咒等等角色设定和情节设置上,颇露端倪,这些既是电影口碑流量,也是原小说作者的灵感。   谭恩美是1952年出生在美国的第二代移民,自身即经历着东方文化与美国文化的冲突与交融。十六岁时,因为交男友曾和母亲激烈争吵,她从母亲那里听到过很多遥远中国的神奇传说,最令她震惊的故事,是母亲透露的一个秘密:她在中国还有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   所以,《喜福会》既有隔岸人的想象,也是隔代人的传奇。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