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5年第2期《上旬刊》
2014年第8期《中旬刊》
2014年第8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下旬刊》
2014年第7期《上旬刊》
2014年第7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太太万岁:张爱玲版且行且珍惜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笔下的凄美青春和黑科技
住哪儿吃哪儿才是养生
我们的气血哪儿去了
离婚后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不意味着丧失探望权
擅于到来的人和擅于离别的人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9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九十年来康桥梦

康河与康桥,承载着众多中国人的诗与远方。 九十年来康桥梦 ——剑桥大学里的那些中国元素 文/许志杰 徐志摩 走进清静的剑桥,立时会想起诗人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诗人徐志摩这首脍炙人口的新月派诗作,经过了近90年的历练打磨,仍旧为世人所追逐。我们会忘情地吸吮诗人留下的精神佳酿:“我的眼是康桥教我睁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我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   除了《再别康桥》之诗,徐志摩还写下了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桥》,如果说前者是感性的志摩,后者则是志摩的理性所在。去过了今天的剑桥你就知道,无论《再别康桥》,还是《我所知道的康桥》,那只能是千年来奔流不息的康河中的一丝细浪,谁在这里也只能是匆匆一过客。一如诗人慨叹:“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众人皆知,康桥就是我们今天熟悉的剑桥。为什么既有康桥,又有剑桥之说呢,两者的关系是怎样的?   有一种说法是,原来有一条河叫康河,是英国东方大奥希河的一条支流,康河顺流而下进入英国的运河系统,然后悄然汇入北海。康河流经的一个小镇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建造的葛兰特贝瞿镇,后来这个镇被当局改名为剑桥,康河因为经过剑桥镇,也随之被叫做剑河。至于以前为什么叫康河,没有人说得清楚,反正古已有之。   还有一种说法是,从一种文字到另外一种文字的翻译方法的不同,造成了前后不一。一般说,人名与地名采取的多是直译或者音译。英文的Cambridge,据明白人讲,Cam音译就是卡姆,在这里读“康”更为确切,bridge则是桥,合二为一就为康桥了。可是,后来怎么康桥就不流行了,而改为剑桥了呢,似乎没有标准答案。   我们是因《再别康桥》而知道康桥的,通过《我所知道的康桥》而知晓康桥的。没有诗人徐志摩的这些文字,或许,就不会有如此多的中国人有那么强烈的剑桥情结。寻觅徐志摩的足迹已经成为中国人到剑桥必做的功课之一,寻觅“作别西天的云彩”和“那河畔的金柳”,还有“软泥上的青荇”,当然,最想一睹芳容的是那诗意无尽的康桥,康桥……   其实,以前剑桥是没有真正的中国元素的,只有徐志摩笔下光彩熠熠的康桥和金柳,为人所膜拜、追寻。2008年,剑桥国王学院剑河畔的草地上,立起了一块一米见方的白色大理石碑。被磨平的大理石的两个平面,分别用中文刻有徐志摩《再别康桥》的开头一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和末尾一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很多人问,剑桥为什么会在国王学院为徐志摩立一块诗碑,徐志摩在剑桥有这么崇高的地位吗?的确,从1209年成立的剑桥大学前身学者协会算起,剑桥大学的历史已超过八百年。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剑桥大学可谓星耀苍穹,从剑桥走出去的名人数不胜数。   不去看那些一度叱咤风云的政治家(据统计,英国首相有8位来自剑桥,英国王室也几乎是清一色的剑桥校友),只消列出这些名字,我们便是震耳欲聋了,牛顿、达尔文、马尔萨斯、凯恩斯、培根、罗素、哈维。这些人在世界学术界,无论物理学、生物学、医学、人口学、哲学、经济学,都是巨手开辟新纪元,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立起自己的丰碑。   还有与徐志摩一样的诗界骄子,如拜伦、斯宾塞、弥尔顿、丁尼生、华兹华斯,哪一个不是如雷贯耳的世界级人物。而被中国人顶礼膜拜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已接近百位,对社会发展的贡献不言而喻。   在名人与繁星一样闪烁的剑桥,能有一块为自己立下的诗碑,来自遥远中国的诗人徐志摩独享其荣。拜伦没有,达尔文也没有,与牛顿有关的也只有那棵传说中的苹果树。   剑桥很静,剑桥很低调,流淌不息的剑河水,除了每年的剑桥与牛津两大名校的赛艇8人赛,几乎全是风平浪静。据传,有一年剑桥的一棵柳树要被移动一下,就引起很多人的反对。八百多年来,剑桥的一草一木从未有人去动过,而且这棵不起眼的柳树还是《再别康桥》中传说的“那河畔的金柳”。一棵柳树引起如此大的波澜,可见徐志摩的影响有多大,可见《再别康桥》有多少钟情者。   于是,立一块关于徐志摩诗碑被提上议事日程,并于2008年实现了。诗碑采用北京汉白玉大理石材,与紫禁城的用料一样,在国内镌刻完成后运抵剑桥。诗碑落成时,没有任何仪式,只是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网页上发布了简短消息。而且,石碑上只有中文的诗句,没有英文,多少让当地人有些尴尬。   徐志摩诗碑一经立起,很快成为游客纷至沓来的景点,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和访学者,那是必去之地。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忽略掉的徐志摩诗碑,几乎天天被中国同胞围着,照相的、抚摸的、抒情的、痛苦的、幸福的,一脸茫然不知徐志摩何人何事的。此时此刻都围拢在诗碑前,共同追念让剑桥立下诗碑的中国大诗人,骄傲、自豪。   剑桥大学保留着古老的学院制度和习惯,大学与学院并立,教师在大学和学院都有薪水,学生在大学上课考试,在学院则是接受导师的指导。剑桥大学现有31个学院,圣彼得学院是最古老的学院,成立于1284年。三一学院则是剑桥大学最著名的,牛顿、培根、罗素、丁尼生、拜伦,都出自三一。在三一学院大门左边的草坪上,有一棵低矮的苹果树,这就是结出“牛顿定律”实验用苹果的那棵让全世界的人朝拜的苹果树。基督学院是《物种源始》作者达尔文和《失乐园》作者弥尔顿的母院,达尔文的许多实验用的昆虫都是在基督学院上学的时候收集的。给徐志摩立下诗碑的国王学院,徐志摩就在此读书,这个学院建于1441年,因为是英国国王亨利六世创立的,所以叫做国王学院。国王学院拥有花了100年才建好的礼拜堂,还有著名的大学生草地,也叫剑河草地,牛群在草地上吃草,学生在草地上发表演讲。   徐志摩是国王学院的旁听生,而非正式学生,是拿钱就可以跟着读书还是免费旁听,也不清楚。徐志摩是1921年春到的剑桥大学,1922年10月返国,期间,他认识了林徽因,那次回国前,徐志摩写下了《再会吧康桥》的诗。   1928年,徐志摩再次来到剑桥,故地重游,诗人怀念逝去的青春时光,加之那时候徐志摩的爱情受到挫折,心生幽情,于是写下了著名的《再别康桥》。徐志摩心仪狂追的林徽因就是1928年与梁思成结婚的,估计与之有关。   较之《再别康桥》,徐志摩的《再会吧康桥》文字更多,内容涉及他那次游学欧美诸国“(算来一秋二秋,已过了四度春秋,浪迹在海外,美土欧洲)”。故此,留下的反响就小很多,现在都快被人遗忘了。   除了徐志摩诗碑,剑桥大学的克莱尔学院还为孔子立了一座雕像,这座雕像虽然是中国艺术家捐赠的,但能被立在剑桥河畔,也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金庸   与徐志摩一样在剑桥大学做了一段时间旁听生的,还有徐志摩的表兄弟、香港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原名查良镛的金庸,与徐志摩都是浙江海宁人。金庸说,当年表哥到剑桥大学读书好生羡慕他,不知读了多少遍表哥写康桥的诗和散文。   2005年,金庸的武侠小说《鹿鼎记》英文版在英国发行,引起剑桥大学校长查理德女士的兴趣。她向剑桥大学教授会推荐提名授予金庸名誉文学博士学位,获得多数教授的通过。金庸趁此机会,提出要像表哥徐志摩一样到剑桥大学学习的要求,也获得通过。于是,81岁的金庸在当年远赴英伦,到了心仪已久的剑桥大学,入读圣约翰学院,成为表哥徐志摩的校友。2007年5月获哲学硕士学位,2010年7月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当年9月被推举为圣约翰学院荣誉院士。   为了纪念这段不平凡的剑桥求学路,圣约翰学院在2012年制作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金庸写的一副对联:“花香书香缱绻学院道 桨声歌声宛转叹息桥”。落款“学生金庸书”。石碑的背面刻的是:“桨声书香 剑河风光,学生金庸书”。圣约翰学院官方尚未举行任何正式仪式,现在只是临时立在圣约翰学院后院学者花园的北边。据说,圣约翰学院将择机举行正式落成仪式。 翁美玲   到剑桥不能忘了这里还长眠着一位中国人所喜爱的演员,她就是1983版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女主角黄蓉的扮演者翁美玲。   她的墓位于剑桥公墓的西北角,墓前竖立着一块心形墓碑,碑的上方是烧制在瓷板上的翁美玲照片,下面用中文写着:“翁美玲之墓”,两边各有英文墓志铭和一首小诗。   翁美玲1959年生于香港,11岁随母亲移居英国,多年生活在剑桥,1985年因个人感情问题在香港寓所开煤气自杀,卒年26岁,当年下葬在剑桥新市场天主教公墓。有人将翁美玲碑上的英文诗句翻译成了中文:“失去你家里冷冷清清,生活对我们从此不同,全世界会像天堂一样,只要你回到我们之中。”读罢,拜谒者无不泪水涟涟,哽咽难抑。   康河已经流进历史,康桥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永久地凝固在了徐志摩的笔下。剑河日夜奔驰,踩着历史的脚步继续前行,剑桥依旧,如徐志摩所说“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也承载着众多中国人的诗和远方……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