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4年第11期《下旬刊》
2014年第5期《中旬刊》
2014年第5期《上旬刊》
2014年第5期《下旬刊》
2014年第4期《上旬刊》
2014年第4期《中旬刊》
2014年第4期《下旬刊》
2014年第3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机智如我,不逼孩子认错
老头加油
寻找被嫌弃的姑姑
有没有勇气,和孩子一起读这本有关乳房的绘本?
女人中的直男癌
不要把孩子“夹腿”想得那么可怕
拿出对孩子一半的耐心用在老人身上
教孩子“承担责任”,更要教孩子“分清责任”
你恨谁,就会成为谁
个人不可以募捐
真正的哀愁是可以让人增长力量的
学习遇到困难却不敢求助?被家长贬的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3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老胡家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老胡家不但有孝老敬亲的家风,还制定了一整套的制度,兄弟姐妹七个,一个大家庭,二十个小家庭,团结和睦,成为佳话。 老胡家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本刊记者 孙立峰 通讯员 于军 刘璐 陈倩 (烟台市妇联 海阳市妇联)   在海阳市小纪镇,找到大刁家村的胡成乐、孙风云家不难,老两口因为儿女孝顺而出名,最近还获评第一届山东省文明家庭,受到省文明办的表彰。   2016年2月13日,这一天轮到大女儿胡学翠值班照顾老人。胡学翠兄弟姐妹七个,每人每月在老家值班五天。伺候老人吃完饭后,胡学翠开始刷碗,一只一只地慢慢洗,轻轻擦,活儿不多,有的是时间。扭头回身看见老母亲孙风云踮着小脚来看她干活儿,“大闺女,你刷得真干净,溜光水滑的。”   这是值班的第三天,母亲状态不错。胡学翠翻开床头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一笔一划写下:母亲很好。   《孝敬父母值班笔记》,每个值班的儿女都要填写,详细记录值班人、值班时间、给父母购置的物品、值班期间父母饮食生活情况、身体精神状况、给老人做了哪些工作等等。笔记从2005年记起,一年一本。孝敬老人的子女多见,而如此用心并且写下笔记的不多。2013年,这个大家庭参评烟台市“十佳文明家庭”时,厚厚的9大本笔记被媒体公布于世,获得啧啧声一片。不过,也有少许质疑,孝敬父母用得着这样吗?不是作秀吗?   《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烟台市“十佳文明家庭”,这是老胡家第一次获得外界荣誉,推荐人是大刁家村的村支书刁书云。今年65岁的刁书云小时候就敬佩老胡家,“这家人团结,对左邻右舍总是和和气气。”这是老胡家的家风。胡姓在这个1300多人的村子里,只是个小姓,却在引领村风方面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老爷子胡成乐对土地的感情来自骨子里,84岁还推着花生种上山,别人劝他,他不服:“以后人都能活到160岁,照这么算我才中年。”此时儿女早都在城里安了家,老爷子下地干活他们不放心,每到农忙时节,七兄妹带着小家庭就都赶回来搭把手,浩浩荡荡几十口子人一起上山,像是回到了大集体时代,乡亲们打心底里羡慕:“人家老胡家的孩子就是孝顺。”   “其实人多出活儿却不多,我们这些儿孙辈的都不会种地了,就是图让老爷子乐呵乐呵。”四儿胡学文说。   渐渐地,父母年纪愈加增长,地里的活儿再也干不动了,儿女就把老两口接到了城里,这是2004年。   儿女们觉得把老人接到城里是享清福,兄妹多,父母在这家住烦了,再换到另一家,还有新鲜感。没想到的是,老人并不开心。   大儿胡学云到二弟家探望老人时,老母亲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城里干净是干净,可接不到地气,没有老家舒坦,老家哪里有块石头,有个坑,有个洼,俺都知道。你家的电灯开关是拉的,老二家的电灯开关装在墙上,晚上想解手半天找不到开关。你家的厕所在一楼,你二妹家的厕所却在楼上……”   胡学云这才明白安土重迁的意义,哪怕大刁家村离海阳市里只有20分钟车程。他立即把兄妹召集到一起商议,如果把老人送回老家,怎样才能让老人安享晚年。   2005年3月15日,老人回到了大刁家村。七兄妹定下规矩:每人每月回老家值班5天,轮着来。第一本《孝敬父母值班笔记》也就此诞生。   照顾父母要记笔记,这是大儿胡学云的主意。笔记不是给父母看的,老人不识字,外人当然更看不到,是兄弟姐妹的相互嘱托——兄弟姐妹交接班时,肯定要嘱咐最近父母身体怎么样,下一个5天该注意什么等等琐屑的事,不一定能记得住,写在纸上就不会出差错了。   笔记上还会写明值班期间给父母买过什么东西、干过什么活儿,四儿胡学文觉得这一条很好,“这一个阶段的值班人看到前一个值班人的记录,会想,你对父母这么好,那我比你还好。”   笔记扉页上写:“兄妹之间要团结和睦,不斤斤计较,互相谅解,互相支持,精心照顾好老人,以实际行动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这是七个有向善之心的兄妹向父母的保证,更是对自己的监督之言。   值班有制度,三条写分明:第一,无论父母如何发脾气,都要笑着面对;第二,值班期间至少要给父母买50元以上的物品;第三,交接班时,至少要给父母100元零花钱(条件差一点儿的,只要尽到做儿女的责任,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就行)。   《论语》中记载了孔子的学生子夏问孝的故事,孔子说,不管是在社会规范还是风俗习惯的约束下,儿女在外在行为上,比如有事就帮父母做,渴了饿了有酒饭伺候着,还容易做到,而给父母个好脸色却不容易。正是因为古往今来世事如此,“笑脸面对父母”被老胡家子女列入值班制度的第一条。   在儿女们笑脸相迎、无微不至的照料下,胡成乐、孙风云老两口晚年幸福,羡煞旁人。去年,七兄妹送走了老爷子胡成乐,享年96岁,走的时候平静而从容。 每月5天24小时值班   老母亲孙风云今年97岁,“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儿女们把母亲当宝贝一样照料着,“一切正常”“母亲很好”“吃饭正常,睡眠较多,吃饭要喂着吃”“吃饭能吃七八个饺子,各方面都好,大便也正常”……翻开2017年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在“父母饮食生活怎样、身体精神怎样?”一栏里,值班子女如此写道。   洗洗衣服、做做饭、打扫打扫庭院、喂喂鸡,照顾老母亲需要做的事并不多,只是这5天要24小时不离母亲身边。东西两屋,有两个火炕、两张床,只睡一个火炕,其他的都闲着,“睡在老母亲身边,是大哥要求这样做,我们自己也愿意,这样老母亲睡得安稳,我们自己心里也踏实。”四儿胡学文说。   只是老母亲年纪大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值班的儿女要出去串串门也是万万不行的,万一老母亲翻身掉下火炕怎么办?本刊记者去采访时,胡家大门是从里面闩住的,叫了好久才打开。年纪也不小的儿女,就这样守着老人,枯坐着,“有时候坐得浑身酸痛。”   5天值班结束后,胡学文回城里工作,有人打趣:“蹲监狱回来了?”胡学文就笑:“这5天时间是真长,感觉比两个月时间都长。”   但到下个值班日,胡学文又早早地赶了回去,不是因为兄妹间的约定,而是有份责任在,“否则心里不踏实,吃不香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老母亲。”   是做子女的良知,让值班制度从2005年到现在从未间断。跟老胡家子女聊多了,会发现更多的秘密。   大女儿胡学翠跟人聊天总爱笑,“我那时候三四岁的样子,有一天,正玩着,我妈拉我过去,塞给我一个玉米面饼子,那个年代太金贵了,真甜真香啊,我那时候就觉得我妈最疼我了。”   坐在一旁抽烟的四儿胡学文不乐意了,“我觉得爹妈最疼的人是我,我那时候在外面念书,妈都是天不亮就起来做疙瘩汤给我吃。那时候谁能吃上这么好的饭?”   姐弟俩争着说父母对自己的好,内心的丰盈滋养着责任和良知。   从饥饿年代走出来的老胡家的孩子,对于自己吃的食物的记忆是香甜,而对于父母的,却是另一种记忆。   大儿胡学云记得,他和弟弟在海阳四中读书时,正是国内闹饥荒的三年。为了让兄弟二人填饱肚子,父母把家里仅有的地瓜干、高粱面全送到了学校,他们却靠吃松树皮、花生壳度日,大便排不下来,得了水肿病,浑身肿得像气球一样。   那时,胡学云就发誓,将来一定好好孝敬父母,报答父母的养育大恩。 完善的家庭制度   每个团结和谐的家庭都有个核心人物,老胡家的是大儿胡学云。跟其他兄妹聊天,他们经常说的是:“我大哥曾说”“多亏了我大哥”“我大哥是这么做的”……   轮流值班照顾父母制度是胡学云的提议,弟弟妹妹没有任何异议就通过了,而且一执行就是12年。弟弟妹妹信得过大哥。   可谁都还有小家,还有工作,哪能那么凑巧到时候就有5天时间来值班?胡学云想到了,可以找人替班。   “那时候就大哥退休了,所谓的替班其实说的就是他自己,刚开始值班时,很多时候都是大哥在照顾父母。”胡学文说。   大哥总是身先士卒,轮班制度里规定,值班期间至少要给父母买50元的物品,临走至少要给父母100元零钱,胡学云给父母的比规定的多得多。大女儿胡学翠说,父母家里的大件都是大哥自己掏钱添置的。   胡学云对父母的孝敬在50年前,弟弟妹妹就看见了。26岁,胡学云参加工作、结婚,当时就立下规矩:工作后,每年要给父母两个月的工资,多挣多给,少挣少给,从我开始。弟弟妹妹陆陆续续参加工作,按这规矩办事半点不含糊,“大哥带头带得好,我们都听大哥的。”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老胡家的和睦团结,跟这位如父长兄是分不开的。而胡学云也的确是按有规章有制度的方式,管理着这个大家庭。   5天值班制度要执行,《孝敬父母值班笔记》兄弟姐妹要记录,除此之外,每年腊月二十六的家庭会议必须要参加。   这一天很隆重。每个儿女都要做个人汇报,关于这一年如何孝敬父母,自我评价哪个方面做得还行,哪个方面还需要加油。   最后,胡学云会做一个总结,做得好的点名表扬,做得还不够好不点名地稍稍说两句,给大家鼓劲儿。   “大哥很会管理家庭,儿子做得好的不表扬儿子,而是把好话说到媳妇身上,说都是媳妇支持。”胡学文对大哥的熟谙人心很是佩服。   家庭会议也有成果,总结过往经验,《伺候父母过好晚年的措施》《护理父母值班补充意见》《家庭经济民主透明的措施》等制度陆续制定出来。   “实际上,我们家老大老二老三是‘常委’,家里有什么事,都是他们三个先碰头决策,然后我们执行就行了。”胡学文说。   胡学文排行靠后,随着哥哥姐姐年岁渐长,退居二线,他现在已经成为家庭“常委”成员。   大哥胡学云创下的一整套家庭管理制度,一直在执行,尽管他已经去世两年。   大哥去世这事,儿女们一直瞒着老母亲。老母亲会时不时问起:“老大怎么还不来看我?”弟弟妹妹说,大哥出国了,过两年赚够钱就回来了。“赚多少是多?”老母亲有些落寞。 优良家风代代传   “什么是家,有父母的场儿就是家。”这是大哥胡学云跟弟弟妹妹反反复复说过的。   在老胡家堂屋北墙上挂着硕大一个“家”字,是曾为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胡学云书写,两旁还有一副对联——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   这本是中台禅寺老和尚制定的实践佛法的准则,被胡学云拿来,作为家训讲给弟弟妹妹听,也讲给老胡家的下一代年轻人听。在去世前一年,胡学云写了20副,送给老胡家子孙20个家庭。   儿孙们记住这句话并不难,因为先辈们就是这样行事、这样做给儿孙们看的。   胡学云还小时,跟弟弟在胡同口玩,邻居姐姐回娘家,看见兄弟俩,从篮子里掏出俩饽饽给他们吃。那时候有个玉米面饼子吃都是好的,饽饽是个绝对的稀罕物,连过年都吃不上。兄弟俩没舍得吃,赶紧拿回去给母亲。   母亲听说了,想还回去,却追不上了,邻居姐姐老远喊,给孩子吧。   母亲把饽饽留给了爷爷。爷爷追问从哪里来的,母亲直说,你先吃吧。爷爷自己吃了一个,另一个掰开分给了胡学云兄弟俩。   等吃完了,母亲才说出饽饽的来处。爷爷不住地摇头:“明明给孩子的,我怎么能吃呢?”老人家后悔了老半天。对上以敬,对下以慈,这是老胡家的家风。   胡学云看到父母是如何孝敬爷爷奶奶的,也感受到来自爷爷奶奶还有父母的爱,如今,他又带领弟弟妹妹把家风传承了下来,做给了下一代孩子们看。   大女儿胡学翠今年70岁了,照旧每到值班日就早早地回到大刁家村。   “我有三个女儿,她们都跟我说过,你看你照顾姥姥姥爷那么好,以后我们也这样排班照顾你。”胡学翠说完这句话,转身又去了老母亲屋里,瞅瞅老人午睡醒了没有。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