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4年第12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上旬刊》
2014年第6期《中旬刊》
2014年第6期《下旬刊》
2014年第5期《中旬刊》
2014年第5期《上旬刊》
2014年第5期《下旬刊》
2014年第4期《上旬刊》
最新文章 TOP
蚕豆
街上的面和家里的面
从 心 出 发
谁让老妈操碎心
爱在上海苍穹下
于佩尔阿姨的《她》和《将来的事》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机智如我,不逼孩子认错
老头加油
寻找被嫌弃的姑姑
有没有勇气,和孩子一起读这本有关乳房的绘本?
女人中的直男癌
不要把孩子“夹腿”想得那么可怕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7年第3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老胡家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老胡家不但有孝老敬亲的家风,还制定了一整套的制度,兄弟姐妹七个,一个大家庭,二十个小家庭,团结和睦,成为佳话。 老胡家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本刊记者 孙立峰 通讯员 于军 刘璐 陈倩 (烟台市妇联 海阳市妇联)   在海阳市小纪镇,找到大刁家村的胡成乐、孙风云家不难,老两口因为儿女孝顺而出名,最近还获评第一届山东省文明家庭,受到省文明办的表彰。   2016年2月13日,这一天轮到大女儿胡学翠值班照顾老人。胡学翠兄弟姐妹七个,每人每月在老家值班五天。伺候老人吃完饭后,胡学翠开始刷碗,一只一只地慢慢洗,轻轻擦,活儿不多,有的是时间。扭头回身看见老母亲孙风云踮着小脚来看她干活儿,“大闺女,你刷得真干净,溜光水滑的。”   这是值班的第三天,母亲状态不错。胡学翠翻开床头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一笔一划写下:母亲很好。   《孝敬父母值班笔记》,每个值班的儿女都要填写,详细记录值班人、值班时间、给父母购置的物品、值班期间父母饮食生活情况、身体精神状况、给老人做了哪些工作等等。笔记从2005年记起,一年一本。孝敬老人的子女多见,而如此用心并且写下笔记的不多。2013年,这个大家庭参评烟台市“十佳文明家庭”时,厚厚的9大本笔记被媒体公布于世,获得啧啧声一片。不过,也有少许质疑,孝敬父母用得着这样吗?不是作秀吗?   《孝敬父母值班笔记》   烟台市“十佳文明家庭”,这是老胡家第一次获得外界荣誉,推荐人是大刁家村的村支书刁书云。今年65岁的刁书云小时候就敬佩老胡家,“这家人团结,对左邻右舍总是和和气气。”这是老胡家的家风。胡姓在这个1300多人的村子里,只是个小姓,却在引领村风方面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老爷子胡成乐对土地的感情来自骨子里,84岁还推着花生种上山,别人劝他,他不服:“以后人都能活到160岁,照这么算我才中年。”此时儿女早都在城里安了家,老爷子下地干活他们不放心,每到农忙时节,七兄妹带着小家庭就都赶回来搭把手,浩浩荡荡几十口子人一起上山,像是回到了大集体时代,乡亲们打心底里羡慕:“人家老胡家的孩子就是孝顺。”   “其实人多出活儿却不多,我们这些儿孙辈的都不会种地了,就是图让老爷子乐呵乐呵。”四儿胡学文说。   渐渐地,父母年纪愈加增长,地里的活儿再也干不动了,儿女就把老两口接到了城里,这是2004年。   儿女们觉得把老人接到城里是享清福,兄妹多,父母在这家住烦了,再换到另一家,还有新鲜感。没想到的是,老人并不开心。   大儿胡学云到二弟家探望老人时,老母亲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城里干净是干净,可接不到地气,没有老家舒坦,老家哪里有块石头,有个坑,有个洼,俺都知道。你家的电灯开关是拉的,老二家的电灯开关装在墙上,晚上想解手半天找不到开关。你家的厕所在一楼,你二妹家的厕所却在楼上……”   胡学云这才明白安土重迁的意义,哪怕大刁家村离海阳市里只有20分钟车程。他立即把兄妹召集到一起商议,如果把老人送回老家,怎样才能让老人安享晚年。   2005年3月15日,老人回到了大刁家村。七兄妹定下规矩:每人每月回老家值班5天,轮着来。第一本《孝敬父母值班笔记》也就此诞生。   照顾父母要记笔记,这是大儿胡学云的主意。笔记不是给父母看的,老人不识字,外人当然更看不到,是兄弟姐妹的相互嘱托——兄弟姐妹交接班时,肯定要嘱咐最近父母身体怎么样,下一个5天该注意什么等等琐屑的事,不一定能记得住,写在纸上就不会出差错了。   笔记上还会写明值班期间给父母买过什么东西、干过什么活儿,四儿胡学文觉得这一条很好,“这一个阶段的值班人看到前一个值班人的记录,会想,你对父母这么好,那我比你还好。”   笔记扉页上写:“兄妹之间要团结和睦,不斤斤计较,互相谅解,互相支持,精心照顾好老人,以实际行动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这是七个有向善之心的兄妹向父母的保证,更是对自己的监督之言。   值班有制度,三条写分明:第一,无论父母如何发脾气,都要笑着面对;第二,值班期间至少要给父母买50元以上的物品;第三,交接班时,至少要给父母100元零花钱(条件差一点儿的,只要尽到做儿女的责任,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就行)。   《论语》中记载了孔子的学生子夏问孝的故事,孔子说,不管是在社会规范还是风俗习惯的约束下,儿女在外在行为上,比如有事就帮父母做,渴了饿了有酒饭伺候着,还容易做到,而给父母个好脸色却不容易。正是因为古往今来世事如此,“笑脸面对父母”被老胡家子女列入值班制度的第一条。   在儿女们笑脸相迎、无微不至的照料下,胡成乐、孙风云老两口晚年幸福,羡煞旁人。去年,七兄妹送走了老爷子胡成乐,享年96岁,走的时候平静而从容。 每月5天24小时值班   老母亲孙风云今年97岁,“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儿女们把母亲当宝贝一样照料着,“一切正常”“母亲很好”“吃饭正常,睡眠较多,吃饭要喂着吃”“吃饭能吃七八个饺子,各方面都好,大便也正常”……翻开2017年的《孝敬父母值班笔记》,在“父母饮食生活怎样、身体精神怎样?”一栏里,值班子女如此写道。   洗洗衣服、做做饭、打扫打扫庭院、喂喂鸡,照顾老母亲需要做的事并不多,只是这5天要24小时不离母亲身边。东西两屋,有两个火炕、两张床,只睡一个火炕,其他的都闲着,“睡在老母亲身边,是大哥要求这样做,我们自己也愿意,这样老母亲睡得安稳,我们自己心里也踏实。”四儿胡学文说。   只是老母亲年纪大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值班的儿女要出去串串门也是万万不行的,万一老母亲翻身掉下火炕怎么办?本刊记者去采访时,胡家大门是从里面闩住的,叫了好久才打开。年纪也不小的儿女,就这样守着老人,枯坐着,“有时候坐得浑身酸痛。”   5天值班结束后,胡学文回城里工作,有人打趣:“蹲监狱回来了?”胡学文就笑:“这5天时间是真长,感觉比两个月时间都长。”   但到下个值班日,胡学文又早早地赶了回去,不是因为兄妹间的约定,而是有份责任在,“否则心里不踏实,吃不香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老母亲。”   是做子女的良知,让值班制度从2005年到现在从未间断。跟老胡家子女聊多了,会发现更多的秘密。   大女儿胡学翠跟人聊天总爱笑,“我那时候三四岁的样子,有一天,正玩着,我妈拉我过去,塞给我一个玉米面饼子,那个年代太金贵了,真甜真香啊,我那时候就觉得我妈最疼我了。”   坐在一旁抽烟的四儿胡学文不乐意了,“我觉得爹妈最疼的人是我,我那时候在外面念书,妈都是天不亮就起来做疙瘩汤给我吃。那时候谁能吃上这么好的饭?”   姐弟俩争着说父母对自己的好,内心的丰盈滋养着责任和良知。   从饥饿年代走出来的老胡家的孩子,对于自己吃的食物的记忆是香甜,而对于父母的,却是另一种记忆。   大儿胡学云记得,他和弟弟在海阳四中读书时,正是国内闹饥荒的三年。为了让兄弟二人填饱肚子,父母把家里仅有的地瓜干、高粱面全送到了学校,他们却靠吃松树皮、花生壳度日,大便排不下来,得了水肿病,浑身肿得像气球一样。   那时,胡学云就发誓,将来一定好好孝敬父母,报答父母的养育大恩。 完善的家庭制度   每个团结和谐的家庭都有个核心人物,老胡家的是大儿胡学云。跟其他兄妹聊天,他们经常说的是:“我大哥曾说”“多亏了我大哥”“我大哥是这么做的”……   轮流值班照顾父母制度是胡学云的提议,弟弟妹妹没有任何异议就通过了,而且一执行就是12年。弟弟妹妹信得过大哥。   可谁都还有小家,还有工作,哪能那么凑巧到时候就有5天时间来值班?胡学云想到了,可以找人替班。   “那时候就大哥退休了,所谓的替班其实说的就是他自己,刚开始值班时,很多时候都是大哥在照顾父母。”胡学文说。   大哥总是身先士卒,轮班制度里规定,值班期间至少要给父母买50元的物品,临走至少要给父母100元零钱,胡学云给父母的比规定的多得多。大女儿胡学翠说,父母家里的大件都是大哥自己掏钱添置的。   胡学云对父母的孝敬在50年前,弟弟妹妹就看见了。26岁,胡学云参加工作、结婚,当时就立下规矩:工作后,每年要给父母两个月的工资,多挣多给,少挣少给,从我开始。弟弟妹妹陆陆续续参加工作,按这规矩办事半点不含糊,“大哥带头带得好,我们都听大哥的。”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老胡家的和睦团结,跟这位如父长兄是分不开的。而胡学云也的确是按有规章有制度的方式,管理着这个大家庭。   5天值班制度要执行,《孝敬父母值班笔记》兄弟姐妹要记录,除此之外,每年腊月二十六的家庭会议必须要参加。   这一天很隆重。每个儿女都要做个人汇报,关于这一年如何孝敬父母,自我评价哪个方面做得还行,哪个方面还需要加油。   最后,胡学云会做一个总结,做得好的点名表扬,做得还不够好不点名地稍稍说两句,给大家鼓劲儿。   “大哥很会管理家庭,儿子做得好的不表扬儿子,而是把好话说到媳妇身上,说都是媳妇支持。”胡学文对大哥的熟谙人心很是佩服。   家庭会议也有成果,总结过往经验,《伺候父母过好晚年的措施》《护理父母值班补充意见》《家庭经济民主透明的措施》等制度陆续制定出来。   “实际上,我们家老大老二老三是‘常委’,家里有什么事,都是他们三个先碰头决策,然后我们执行就行了。”胡学文说。   胡学文排行靠后,随着哥哥姐姐年岁渐长,退居二线,他现在已经成为家庭“常委”成员。   大哥胡学云创下的一整套家庭管理制度,一直在执行,尽管他已经去世两年。   大哥去世这事,儿女们一直瞒着老母亲。老母亲会时不时问起:“老大怎么还不来看我?”弟弟妹妹说,大哥出国了,过两年赚够钱就回来了。“赚多少是多?”老母亲有些落寞。 优良家风代代传   “什么是家,有父母的场儿就是家。”这是大哥胡学云跟弟弟妹妹反反复复说过的。   在老胡家堂屋北墙上挂着硕大一个“家”字,是曾为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胡学云书写,两旁还有一副对联——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   这本是中台禅寺老和尚制定的实践佛法的准则,被胡学云拿来,作为家训讲给弟弟妹妹听,也讲给老胡家的下一代年轻人听。在去世前一年,胡学云写了20副,送给老胡家子孙20个家庭。   儿孙们记住这句话并不难,因为先辈们就是这样行事、这样做给儿孙们看的。   胡学云还小时,跟弟弟在胡同口玩,邻居姐姐回娘家,看见兄弟俩,从篮子里掏出俩饽饽给他们吃。那时候有个玉米面饼子吃都是好的,饽饽是个绝对的稀罕物,连过年都吃不上。兄弟俩没舍得吃,赶紧拿回去给母亲。   母亲听说了,想还回去,却追不上了,邻居姐姐老远喊,给孩子吧。   母亲把饽饽留给了爷爷。爷爷追问从哪里来的,母亲直说,你先吃吧。爷爷自己吃了一个,另一个掰开分给了胡学云兄弟俩。   等吃完了,母亲才说出饽饽的来处。爷爷不住地摇头:“明明给孩子的,我怎么能吃呢?”老人家后悔了老半天。对上以敬,对下以慈,这是老胡家的家风。   胡学云看到父母是如何孝敬爷爷奶奶的,也感受到来自爷爷奶奶还有父母的爱,如今,他又带领弟弟妹妹把家风传承了下来,做给了下一代孩子们看。   大女儿胡学翠今年70岁了,照旧每到值班日就早早地回到大刁家村。   “我有三个女儿,她们都跟我说过,你看你照顾姥姥姥爷那么好,以后我们也这样排班照顾你。”胡学翠说完这句话,转身又去了老母亲屋里,瞅瞅老人午睡醒了没有。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