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SEARCH
热门杂志 TOP
2014年第11期《下旬刊》
2014年第5期《中旬刊》
2014年第5期《上旬刊》
2014年第5期《下旬刊》
2014年第4期《上旬刊》
2014年第4期《中旬刊》
2014年第4期《下旬刊》
2014年第3期《中旬刊》
最新文章 TOP
夜半想起千条路,早起还要磨豆腐
脾气坏的人能否成为好领导
便秘不都是上火困扰
厨房准备一罐豆豉吧,能化血栓
记者不可乱穿衣
人生是被富足感激励前进的
看到了真实版的《辛德勒名单》
外国的老人看不看孙辈
机智如我,不逼孩子认错
老头加油
寻找被嫌弃的姑姑
有没有勇气,和孩子一起读这本有关乳房的绘本?
女人中的直男癌
不要把孩子“夹腿”想得那么可怕
拿出对孩子一半的耐心用在老人身上
教孩子“承担责任”,更要教孩子“分清责任”
你恨谁,就会成为谁
个人不可以募捐
真正的哀愁是可以让人增长力量的
学习遇到困难却不敢求助?被家长贬的
您的位置:首页 > 幸福杂志 > 《上旬刊》 > 2016年第6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你恨谁,就会成为谁

文/麦粒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只用4小时占领丹麦。在丹麦,他们作为侵略者,统治了6年。在战争后期,为防止盟军登陆,他们在西海岸埋下220万颗地雷。   当然,巴顿将军先是在欧洲最柔软的腹部西西里小试身手,然后,盟军大规模在法国西海岸诺曼底登陆。一年之后,德军投降。   这时候问题来了,埋在丹麦西海岸的220万颗地雷怎么办?   丹麦的报复   经历了德国人6年的奴役,丹麦人终于等到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一刻——人们常常习惯于向自己的敌人学习:学习恨与报复!   现在,他们打算让德国战俘去排雷。   是的,他们希望看到这些德国人如苍蝇般死去。   不错,这的确是战争的逻辑。   然而,看看那些战俘吧!他们大多是身体还没完全发育,消瘦的男孩。在战争后期,德国可以征到的兵力只有中学生了。他们的父辈大多阵亡了。   2000名以孩子为主的战俘,经过短暂的训练,运送到西海岸。   丹麦的军士长卡尔,看到从车里跳下来的十几个瘦弱的男孩大吃一惊。   他负责的这片区域,用黑色的旗帜划出埋有4500个地雷的海滩。   沙滩是白色的,一望无际的海岸线。   荒草在海风里倾斜。   男孩被要求每小时排6个地雷,排完这4500个地雷就可以回德国了。   “可以回家了。”男孩们的眼里闪烁着希望。   相继死去的男孩   还在训练时,就有孩子被炸死了。   他们需要趴在地上,全神贯注的,轻轻而有力地拧掉各种地雷的盖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拔出雷管,再从雷管中取出引信,刨出那颗不会引爆的地雷。大胆、心细、沉稳。   男孩们排成一排,每人拿一个棍子轻轻插到沙子里,一遍一遍在沙子里试探。地雷埋在15~20厘米深的沙子下面,棍子插不下去时,就是遇到了雷。要把上面的沙子扒开,让那颗雷暴露在面前。   用他们的手。   黄昏,回到海边的小屋。不远处住着丹麦农妇和她智障的女儿。农妇不让女儿搭理男孩们,她看男孩的眼神是厌弃的。   天还亮着,他们就被军士长轰到小屋里,在门的外面插上长长的木栓,防止孩子们跑掉。   他们只有非常少的食物。丹麦人都吃不饱,谁还在意德国鬼子有没有吃的。只是排雷用的那双手必须是稳定的,任何颤抖都会要了他们的命。   男孩们已经几天没有东西吃了。他们饿得晕头脑胀,他们的手都是抖的。威廉让地雷炸掉了胳膊,人还活着,他哭起来的声音就是娃娃腔,叫着“妈妈”一遍一遍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所有的男孩都在吐,他们太饿了。他们中最像个大哥的舒曼偷了农妇家的饲料给大家吃。农妇在里面下了耗子药,她笑着,因为她知道德国人偷饲料吃。   舒曼发明了一个木头钉的框架,他喜欢木工活儿,使用这个木框筛查地雷会更加精准。军士长并不在乎他的发明。   舒曼说:“我知道你恨我们,并不在乎我们是否炸伤或是饥饿而死。”军士长说:“我不在乎!”他真的不在乎。   男孩心里清楚地知道,他们在为自己父辈造下的业还债。 关于人性   人性是很奇怪的东西。   军士长去野战医院看威廉,在前一天,那孩子已经死了。   威廉被炸的时候,他坐在屋子里听到了,一动也没动。我们只能看到他坐着的背影。在电影的开始,他毫无缘由的暴打一个行走的战俘,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吧。无论他经历过什么。因为恨!   威廉的死,促使他从医院偷走了一箱子面包,放到小战俘们的门口。   那天早晨,小战俘每人分到了一块面包,一勺清水煮土豆,一个人有三四块。舒曼给大家分,自己只留了一小块土豆。孩子们无比享受他们久违了的土豆和面包。   军士长说:“我刚刚看了威廉。他好多了,很快就回家了。”“但是,我们小组进度落后了,现在,每小时要排8个雷。”   男孩们这天干得很快。双胞胎兄弟商量着:“德意志需要重建,这是我们的义务。”战争,让孩子们迅速长大了。   这天夜里,军士长被嘈杂声惊醒了,他起身到屋外,发现上级军官带着几个军人在性侵小战俘。   这让他十分愤怒,大喊:“放了孩子!”   被侮辱了的男孩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之后,他们遇到了诱雷,两个地雷连在一块儿,搬动上面的雷会引爆下面的,双胞胎的弟弟被炸得消失在空气中了。哥哥痛不欲生,军士长为他打了吗啡,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军士长告诉他:“威廉已经死了。”   男孩说:“我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   当天晚上,军士长没有栓上门栓。又去偷面包了。   天亮之后,小战俘得到了一天的假期。   军士长和孩子们一块儿在沙滩上踢球,草编的球。孩子们跑啊,跳啊!   短暂的和谐没有持续一天。军士长的狗让漏排的地雷炸死了,在小战俘们排过的雷区。   他们脆弱的关系玩完了。   孩子们吓坏了。   恨,又回到了军士长身上。 他让孩子学狗叫,像狗一样叼球,一巴掌一巴掌抽孩子的耳光。让孩子们手挽着手踏过排过的雷区,进行死亡行军。   人性的复杂   很少有人的人性是单向度的:非爱即恨。爱与恨之间的互动关系,决定着爱还是恨的走向。长久长久的恨,较长长久久的爱相比,更是不容易坚持的。   有一天,农妇跑到小战俘的屋子求救,她的女儿走到雷区里了。   小战俘们跑到海边,马上开始排雷,清出一个安全的道路,把女孩接出来。   突然,双胞胎的哥哥径直走到女孩身边,神奇的是没踩到一个雷。他抱着农妇的女儿,安慰着女孩。直到他的战友把孩子抱出危险地带。   但是,他没有离开。本来说好了和弟弟一块儿回家,一块儿重建废墟之上的祖国的。显然,他不想回去了。他踩中了地雷。一阵白烟升起,归于尘土,终于和弟弟重聚了。他不想让弟弟独自留在这里。   军士长鼓励孩子们坚强起来。   这片海岸的地雷消除干净时,一年前来到这儿的小战俘只剩下4人了。他们准备回家了。   军士长的上司告诉他:斯凯灵恩半岛还有更危险的72000个地雷等着战俘们,谁说他们可以回家了。   还好的结局   汽车拉着那4个男孩离开了海滩。   他们的表情是绝望的。已经宣布了新的排雷任务。   他们是幸存者,但是他们不知道是否还有好运。斯凯灵恩半岛的地雷甚至没有标记。为父辈偿还的债,还需要付出多少人的生命。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命运。   他们沉默着,在颠簸的车里摇来晃去。在边境线,军士长让车停下,孩子们下了车。   “走这边,离边境500米。”军士长指着前方的树林:“回德国吧!快跑。”   很多观众在这一刻流下了眼泪,我也是。   4个小战俘犹豫了一下,撒腿就跑。   真担心响起“咚”的一声。幸好没有。   他,们,回,德,国,啦!   这是真实的故事。2000名德国战俘解决掉丹麦220万颗地雷,只有一半的人活了下来。他们绝大部分只是孩子。   极少的从战胜国的角度反思战争的电影。   这部电影非常克制,一点儿也不煽情。非常平静,但你的心一直悬着。   心理学上有一个观点:你恨谁,你就会成为谁。   是说,能令我们恨,而不是蔑视、厌恶的人,一定具有我们所没有的力量。如果我们想战胜他(她),就必须具有他的力量。所以,我们常常会不自觉地模仿我们的敌人。所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德军曾经用战俘排雷。当他们成为战败者时,也没能逃得了战胜国的报复——模仿。   影片中的军士长具有复杂而丰富的人性,从报复,到宽恕,从中的转换得益于那些原本善良、干净的孩子。   “德国已经是废墟了,需要我们去重建。”孩子们无数次说起的这句话,其实是一个隐喻:“战争毁灭的人性,需要新生代重建。”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孩子们是战争的牺牲品,炮灰。然而,他们拥有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巨大能量,拯救这个世界。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上订购祝你幸福网: 广告营销 0531-51771795 商务合作 0531-51771795
祝你幸福杂志社 版权所有 zn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05023155号 ┊ 技术支持:北屋northhouse
                                                                                                             d